难忘师恩
当前位置:首页>难忘师恩[返回]

教书育人几十载 桃李遍地满芬芳 ——沉重悼念田久川教授仙逝

作者:校友总会 发布时间:2011-05-11 13:42:00

教书育人几十载  桃李遍地满芬芳

                       ——沉重悼念田久川教授仙逝

        田久川:男,史学家。祖籍山东文登,1942年生于今辽宁大连市,卒于2011年。有三姊二兄一弟,长兄山川生于1930年,曾任县卫生局局长,为人正直聪慧,善长诗文书法。久川先生受兄长影响,自幼勤学好问,擅作诗文,1962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后经部队、工厂于1972年调入辽宁师范大学。1978年以后数年间连续破格升任讲师、副教授、教授,1979~1996年任历史系主任。被选为全国青联委员暨省、市青联副主席,大连市政协4~9届常委兼文史与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市社科联副主席兼史学会会长,省社科联委员兼史学会副会长等。多次被评为校优秀党员、优秀教师并获市先进教育工作者、省优秀理论工作者及曾宪梓教育基金会全国优秀教师等称号,享受国务院颁特殊贡献专家津贴。2004年退休后仍在校内外讲课,受聘为大连商务学院国际旅游系主任、北京语言大学大连附属高中督学、大连近代史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和北京炎黄文化出版社特邀编辑,并任大连华夏文化促进会副会长和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东北中日关系史学会副会长、中国中外关系史学会理事和日本史学会常务理事、太平洋历史学会理事及英国剑桥世界名人传记中心特邀委员等。

   2011年3月11日上午,噩耗忽传,著名史学家田久川教授因患有胃癌医治无效,与世长辞,享年70岁。

   田久川教授博闻强记、学贯中西、知识渊博、严于律己,教书育人数十年如一日,为党的教育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 

孜孜以求 终成高就

        田久川教授是史学名家翦伯赞的学生,是一位德高望重、学识渊博的宽厚长者,他是辽宁师范大学历史系的创始人,他的名字甚至成了大连史学界的文化符号。会有这样高的成就,与他本人的孜孜不倦,刻苦努力是分不开的。“读书一定要广博,博览群书,读过之后要深思,最后做到专精。”田教授如是说,他喜欢一个人看书,一个人来思考问题,一个人努力钻研自己所感兴趣所学习的东西。

        田教授的一生也不是一路平坦、一帆风顺的,他也是历经了坎坷,才终成大业的。

        “原本是要分配去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后来‘文革’开始了,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大连弹簧厂。”田久川的老伴沈佩仪回忆, “在北大读书时他比我高两届,学习非常刻苦。后来我去弹簧厂把他调到辽师。”可以看出田教授从小到大学以来都是十分努力才会有如此之成就的。

        孜孜不倦地读书,是他力量的源泉,田久川教授的家中到处摆满书,连窗帘后面都摞满了书。“他对书有着特别的感情,爱读也爱写。年轻的时候出差、开会回来,孩子们还小,都迎上去要好吃的,结果他的手提袋里满满的都是新买的书。后来我提醒他,下一次出差果然带回一些食品,我一看都是大连产的,他才说会议忙,忘掉了,回到大连后在站前的小店里买的。”沈佩仪这样说。 

诲人不倦  桃李满园

        田久川教授从教二十余载,教书育人数不胜数,甚至于他的学生现在也在从事着教育事业,继续教书育人,完成他未完的使命。

        喻大华教授就是田教授的学生,当他听到田教授不幸逝世的消息时,很是悲痛,他在他的博客里这样写道:岁次辛卯二月初七日,恩师田先生讳久川与世长辞。惊闻噩耗,泪为之下。大华入校从学,时年十七,懵懂少年,未见世面,恩师誉之“有书卷气”,多加垂爱,稍有进步,必再三夸奖鼓励。恩师授课,不拿讲稿,一根粉笔,挥洒而谈,古今中外,驰骋无际,一时兴起,换大华上台,此番情景,恍若昨日。博闻强识,过目不忘;学贯古今,无所不通;为人和蔼可亲,虽后学小生,无不循循善诱,诲人不倦。平生以学自励,不树党援,教书育人,桃李芬芳。大华泛游学海三十年,稍有所成,实不及恩师百之一。恩师享年七十,午后学院召同仁肃立默哀,大华抚今追昔,万感填胸,默祷恩师安息,叹曰:赫山苍苍,渤海泱泱,恩师风范,万古流芳······

        是何等的人格魅力才能如此征服学生,让学生为他落泪慨叹啊!

        田先生逝世后,大连晚报曾载登过田久川教授学生的追忆文章,题目是《他影响了我们几代学子》。之所以会是这样的题目,是因为即使有很多学生在辽师上学的时候没有听过田老师的课,但一定知道他的名字,他的人格和学识,影响了几代学子。

        “久铸史诗人人吟诵,川留师爱处处传扬”,这是田教授的学生为他所写的挽联,充分体现出来一名教师对于学生的人格影响,现在我们仿佛都能看见田教授的爱心处处传递。

        “田老长期为校内外本科生、研究生授课,还曾出国讲学。他授课生动活泼,缜密清晰,启迪人心,执教几余年来一直深受学生爱戴。”田久川的学生、辽师大历史文化旅游学院副院长杜洪义说,“他用毕生的精力在国内外学术界和社会各界所赢得的崇高声望,是辽师大历史文化旅游学院发展、进步的重要资源。”

        “他的课程所用的是他自编的教材,但他上课从不需讲义,古今中外滔滔不绝,如数家珍,同学们说听他的课简直是一种享受。有一次,他讲到怎样学习和研究历史时,提到了‘用中国文献与外国文献相对照的方法’、‘用地上资料与地下资料相互对照的方法’,并建议我们读梁启超的《中国历史研究法》。课后我跑遍了辽师附近的书店,终于买到了这本书。田先生对我这个比较勤奋的学生很是器重,经常邀我去他家,我们就坐在书房里一聊就是大半夜。他为人随和,和蔼可亲,每次夜晚我从他家出来,他都在门口用手捏着我的耳垂再三叮嘱走路小心。这情景每次回忆起来都会感到温馨。”阎海回忆说。
        “他的记忆力非常好,有时学生、爱好历史的人遇到难题,都会打电话给他。”沈佩仪回忆说,“他对每个人都很好,本身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对吃穿从不讲究。后来很多学生工作了来看他,跟我说起当年田老师怎么资助他们,直到那时我才知道,他经常借钱给学生。他特别喜欢学习刻苦、成绩好的学生,有时回到家会非常兴奋地说,哪个学生将来一定会有出息。”
       “他生活非常俭朴,冬天经常穿着一件黑色的棉大衣,已经旧了,在校园里散步或者走在路上,不认识他的人根本不会相信他是大学教授。”大连华夏文化促进会党委书记、常务副会长董雁冰曾这样说。

        一个人,如果自己说自己好,那不一定是真的好;如果有另外一个人说他优秀,那么他可能优秀;可如果人人都说这个人好,那么这个人一定是个具有可以征服他人的魅力的人。田教授就是这样一个人,身边的每个人包括他的学生、亲人、朋友,都说他的好,从他的生活、工作到与人交往,处处都体现了他的知识渊博以及无穷的人格魅力。 田教授是学生眼中的宽厚长者,他乐善好施、温良恭俭、如沐春风的音容笑貌,成了学生永恒的记忆。因为这样,当田教授驾鹤西去之时,他的学生都悲痛欲绝、纷纷撰文寄托哀思,我想,这也是他成功的表现,他是真正的用他的人格在感染着我们,指领着我们前行! 

终身钻研  著作连连

        田久川教授学贯中西,知识渊博,严于律已,教书育人数十年如一日。他长期为校内外本科生、研究生主讲中国史、世界史、中外关系史、考古学通论、儒学概论等,并出国讲学。讲授如数家珍,生动活泼,缜密清晰,启沃人心,强调学用结合、明志修身,深受学生敬佩并奉为楷模。 被授予大连市优秀教育工作者等称号、获得辽宁省优秀理论工作者及曾宪樟教育基金会全国优秀教师奖等,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贡献专家津贴。
        虽然教学、行政工作繁重,仍能潜心治学,一生博览群书,笔耕不辍,30余年间面世论著超过1000万字,由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人民出版社、台湾古籍出版公司及其他出版机构推出的自撰、主编、合作学术著作70余部,其中中国史与古籍整理方面有《史记注译》、《汉书注译》、《古国博闻录》、《古代桥梁》、《古代舟车》、《中华传统师德》、《中华魂廉政卷》、《中华酒文化史》、《中国历代小皇帝》等30余部;世界史与中外关系史方面有《日俄战争史略》、《古代中日关系史》、《中外历史人物评说》、《中国航海史基础文献资料汇编》(明代卷)《二叶亭四迷传》、《日本在中国的殖民教育》等10余部;地方史及其他方面有《沙俄侵占旅大的七年》、《大连通史》、《中国考古新发现》、《旅游学导论》等20余部。在国内外报刊发表学术文章300余篇。50余篇(部)被评为市、省、国家级优秀论著并获奖,所作部分诗文被收入文集或见诸报刊。且参与北京大学《儒藏编纂与研究》、《前四史全注全译》等工作。

        田久川教授一生辛勤耕耘,用他的知识浇灌着一代又一代学子,用他的人格感染者每一个人,用他的灵魂指引着我们步步前行!

        “明朝迎来了自汉以来的第二个经济繁荣期,大连地区的经济可以说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在大连电视台热播的大型系列片《崛起的海岸》里娓娓的讲述,成了这位学者留给全国人的最后记忆。田久川教授的一颦一笑永远定格在这里,永远留在我们的心中。

                                                                                                                                    (撰稿:郑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