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师范大学校友总会

  

崔玲珑

        今日我的学生,也是我的校友,给我发过来一条短讯,是向我邀稿的,明年是母校辽师60年校庆。这时我才恍然觉得,原来,我已经离开大学十年了。

        十年,在这期间我竟没有回到过我的母校,愧疚之情在心中油然而生,但是我并没有忘记她。辽师,作为我教育学生的一个常用词,反复在我的教学工作中谈起,也让我对母校的记忆,犹如一杯美酒,历时愈久,愈发醇美。

         难忘九七-----谁的眼泪在飞

        1997年的九月,我告别了父母,迈进了辽宁师范大学的校门,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香港的回归、铁达尼的火爆、服装节的隆重、第一次拍电影的狂喜……而这一切,对于一个大一的新生都是那么的新鲜。我对戏剧表演很感兴趣,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一起组织了中文系的第一个剧社--沧浪剧社。沧浪者,取屈原《楚辞渔父》中的“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之意。从此我就沉醉在生活之歌沧浪之水中,荡涤心灵、铸造灵性、感受着生活、熏陶着自我。我为哈姆雷特的忧郁而动容、为等待戈多的荒诞而痴狂,舞台的表演增添了我生活中的乐趣,更使我得到了难得的锻炼。

        也许我是一个感性的人,当感性和足球相遇,就是一段永恒的蓝调伤怀。我是一个球迷,生活在大连这个足球城,使我如鱼得水,周末的甲A联赛是我们生活的一道调味大餐。而1997年的金州注定是每个中国球迷的伤心之地,2比4惨败给伊朗,让每个热爱中国足球的人的心都被撕扯成了碎片。咧咧的寒风,伴着痛苦的泪水在金州体育场的上空飘荡,那一刻是我心中难以磨灭的记忆,而如今想起,确实又那么的温馨。就让这一份对中国足球的痴心永远的封存在大学余韵留香的记忆里吧!

 

        蓝调九八-----阿根廷,我不会为你哭泣

        王菲的一首相约九八是那个时候唱的最多的歌曲,而我却经历了人生的小小失恋。现在想想也许幼稚的可以,但在当时对于一个有些懵懂茫然的大学生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我把所有的经历都转移到读书上来。曾记否师大的图书馆成为了我打发无聊时光最好的地方,在那一方书桌之上,我悲伤、激动、沉思、喜悦,我将这复杂的少年的杂乱无章铭记在岁月的日记本上,多少年之后当我小心翼翼翻动那泛黄的扉页,年轻生命的冲动仿佛在指尖律动。

        忧伤是生活的过客,快乐是永恒的生命之歌,法兰西之下的狂热点燃了辽师的每一个角落,“goalgoaigoal,oleoleole……”瑞奇·马丁的《生命之杯》是大学生们最喜欢的歌曲,即使在今天我们听到这首歌的时候也会情不自禁的手舞足蹈。当时的足球直播大都是在深夜或者是凌晨,而宿舍楼一般在十点半就会断电,还有值班老师查寝。但是看球的欲望实在让我们很难安于宿舍的上下铺,于是我们用一袋水果和一包香烟就贿赂了值班的老大爷,在附近的一家录像厅看起了通宵。一场场精彩的比赛、一个个精彩的进球,让我们甘之如饴,就是被学校记过处分也在所不惜。我是阿根廷的狂热球迷,是巴蒂斯图塔的忠实粉丝。每当阿根廷的比赛,我都会把自己花20元买的盗版阿根廷队服穿好在拥挤的录像厅中为阿根廷为巴蒂声嘶力竭呐喊欢呼。阿根廷憾负荷兰的比赛结束后,我一个人呆坐在屋中,思绪久久不能平静,悲伤的泪水夺眶而出,脑海中只有麦当娜的那首《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池莉的《纯粹让我如此美丽》盛赞球王马拉多纳,说他的足球是对生命纯粹完美的一个很好的诠释。当时我始终无法领悟其中的要义,现如今我有些明白了:生命如同球赛,去做生活的主宰,走属于自己的人生之路,精彩与否在乎你的一念之间。这种在大学时代体会到的人生理念,一只支持着我走到了今天。

        火红九九-----激情燃烧的岁月

        这一年师大仿佛焕发了她的青春,到处都是欣欣向荣,崭新的教学楼、宿舍楼,一切都洋溢着生命的活力。大三了,在迷茫了两年后,我仿佛突然找到了大学的节拍。在这一年中我开始勤工俭学,一方面减轻了家里的压力,一方面也是自己得到了锻炼。九九年的夏天,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遭到了北约的空袭,这一野蛮行径遭到了全世界华人的强烈声讨。大学生往往是最敏感的时代先锋,我们连夜召开中文系大会,早晨全校师生就组织起浩浩荡荡的游行示威队伍涌向美国领事馆。悲愤的心情化作熊熊的烈火,激情的呐喊和声讨在大连湛蓝的天空回旋。九九年,我们经历了激动人心的澳门回归,也经历了中国女足的玫瑰绽放,但永远也抹不去的是心中的那猎猎激情。

 

        难忘零零-----千年之恋

        终于走到了大四,师大的一草一木,似乎都令我无比的留恋,也许是即将离开,总有那么一些失落。在最后的一个月里,我向奋斗了四年的中文自习室道别,向徜徉于其中令我获益匪浅的图书馆告别。在一个明媚的夏日早晨,我向美丽而宁静的师大校园投下最后充满深情的一瞥,挥一挥衣袖,一别竟然是十年!

        师大的四年生活,让我体验到了别样的人生,有激情、有喜悦,同样也有怅惘和悲情。如今我已走向社会,后的一个月里,我向奋斗了四年的中文自习室道别,向徜徉于其中令我获益匪浅的图书馆告别。在一个明媚的夏日早晨,我向美丽而宁静的师大校园投下最后充满深情的一瞥,挥一挥衣袖,一别竟然是十年!

        师大的四年生活,让我体验到了别样的人生,有激情、有喜悦,同样也有怅惘和悲情。如今我已走向社会,从教十年,大学恩师的一言一行都深深地感染着我,我又把这脉脉的师大精神传承给我的学生。在这春意盎然的四月,最美的季节,送给母校最诚挚的祝福!

(作者:崔玲珑,辽师大文学院1997级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