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师范大学校友总会

徒步大会,我主持了十年
参与、服务、感悟……让我激情燃烧的大舞台

  文 张嘉树   图 舒佳

        光阴荏苒。大连国际徒步大会举办了十一届,而我已经主持了十届。

        仿佛就是昨天。2004年的5月,当时的大连市体育局局长郝明和大连晚报总编辑李明明找到我,让我主持徒步大会。说实话,虽然从1990年开始我就主持婚礼和许多庆典,但是主持如此大规模的群体活动还是第一次。
        站在偌大的星海广场,看着眼前浩浩荡荡的欢乐人流,我的激情一下子就被点燃了。没有主持词,没有预定流程,一切都要随机应变,一切又都井然有序。一上午主持下来,我受到主办单位领导和老百姓的好评。记得当时的副市长贺旻风趣地说:“张嘉树主持好在哪呢?好在他不用别人给他写主持词。你看他的大肚子,满腹经纶,里面全是词。”就这样,我和大连广播电视台的楚帆、陈嘉、亚男,金洲新区台的思涵等一主持就是十届。到今年,已经是第十一次了。
        我主持,我参与。徒步大会是大连这座浪漫之都的独创的城市节日,百姓舞台。大连人把自己对城市和生活的热爱、对梦想的追求都倾注在徒步活动之中。作为一个大连人,我也深受感染,热情投入。我的主持优势在于创意,自撰自讲,自拉自唱。而国际徒步大会恰恰为这样的主持提供了巨大的空间。在主持中,我彻底摈弃了“我讲你听”的说教式,而是一上来就跟大家聊天互动,甚至领着几万人一起跳热身舞,有朋友在台下看到我连喊带跳的样子,笑我“耍彪”,我想,能让大家都快乐,我“彪”一把也值得。  
        我主持,我服务。我觉得,徒步大会是老百姓的节日,每一次活动,都是为了老百姓,服务老百姓,让老百姓开心快乐。徒步大会主会场在星海广场,每次出发仪式前后,许多团队和个人都喜欢登台表演,展示才艺。遇到这样的情形,在征得组委会同意的前提下,我总是热心地帮助他们,为他们登台提供方便。近年来,徒步大会的主席台成了大连人民和中外宾朋的表演大舞台,拍照背景台和服务咨询台。作为一个主持人,我和楚帆既要把握尺度,又要热情周到。每每看到那些平民百姓登上主席台合影留念欢笑的样子,我都感到特别开心。我是宣传员,也是志愿者。每次,市残联或者中国无障碍促进网组织残疾人参与活动,我和楚帆都要格外关照,在广播里为他们送去温暖和力量,还走进他们的队伍帮助推轮椅。
        我主持,我感悟。主持这样一个世界最大规模的户外群众活动,我既是参与者,也是见证人,伴随着徒步大会的成长,我也深深地感受着城市的进步,特别是城市文明的进步。每年徒步大会,我都要通过新闻稿或者博客记录下我的这些感受。2009年春天,我为徒步大会写了一首会歌,由作曲家郑军谱曲,我把对徒步大会的全部感悟都写在歌中:“走走走,我们徒步走,走进了大自然是最好的享受,走走走,我们徒步走,全世界的好朋友走到我家门口……”我觉得,徒步大会是对这座城市平安建设和文明建设的最好的展示和检验。今年大会之前,我在《平安大连》发表一篇文章,我感慨地说:“这个壮观而又温馨的局面,来自于这座城市的心气、地气和风气。 ”
        十年主持,十年辛苦,十年参与,十年快乐。每年徒步大会主持,在星海广场太阳下一站就是两天,脸都被晒得黑黑的,好几个月缓不过来。这也没什么。遗憾的是,我一直在讲,而很少走,那个“满腹经纶”的肚子还是没有减下来。
    

       张嘉树,现任大连报业集团东北之窗杂志社主编,大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是一位资深报人、策划师,也是知名楹联家、评论家、诗人。他热心公益事业,致力城市文化。曾为首届和第21届大连国际服装节开幕式撰写主持词,作为业余爱好,曾多次主持大连国际马拉松赛、连续十次主持大连国际徒步大会。

(摘自《大连晚报》)